□金陵晚報首席記者於峰
  金陵晚報記者 王峰
  《金陵晚報》繼續尋找“小說中的南京話”,昨天,讀者劉士宏給記者發來郵件,他告訴記者,在一些知名度並不大的明清、民國小說里,也能找到“南京話”的影子,這些小說雖然不一定是用南京話寫的,但使用的那些方言,在南京話里也出現過。
  《廣陵潮》中的“五花腸子六花心”
  家住下關建寧路的讀者劉士宏對南京話頗有研究,他看過很多從明代到民國的小說,其中有一些詞語讓他看了很親切,“這些話我們南京方言里也有,因此我就將其輯錄下來。”
  劉士宏首先給記者列舉了一本清末民初小說家李涵秋的《廣陵潮》。《廣陵潮》是當時“鴛鴦蝴蝶流派”小說,以鴉片戰爭至五四運動的許多大事件為背景,展現七十年間的民間風情。
  比如,《廣陵潮》第三十四回:“你要仔細些,不要五花腸子六花心似的”中的“五花腸子六花心”;第三十六回:“你這敗家精進門,有多少家私也不夠你糟蹋”中的“敗家精”;第三十七回:“天殺的,你的話我已聽見了。只是偷牛的跑掉了,抓住拔樁的”中的“偷牛的跑掉了,抓住拔樁的”;第六十八回:“不用高一腳低一腳使你沒來由的性子”中的“高一腳低一腳”。
  南京方言研究者薑榮告訴記者,這些詞語南京話里都有,“五花腸子六花心”形容某人很“花心”,在感情上不專一。“敗家精”就是“敗家子”。“偷牛的跑掉了,抓住拔樁的”形容忽略了主要責任人,只盯住了責任人。“高一腳低一腳”則是不知深淺的意思。
  另外,《廣陵潮》中還有不少話,南京人會感到熟悉,比如“咬口生薑喝口醋”,“蒼蠅不抱沒縫的蛋”、“蓋著盒子搖”等。“蓋著盒子搖”,在老南京話中一般說成“悶著葫蘆揺”,形容某人心裡有盤算,但不公開,也用來形容某些人獨斷。
  薑榮說,嚴格說來,《廣陵潮》中這些地域特色濃烈的詞語,是揚州話,因為作者李涵秋是揚州人,一生主要活動範圍是揚州,他的很多作品採用了大量的揚州方言。但不可否認的是,“五花腸子六花心”、“高一腳低一腳”這些詞語在老南京方言中確實存在。“這是因為南京和揚州靠得很近,在語言、風俗等方面有很多相通的地方。揚州話和南京話相比,有很多詞語都是共有的。”
  薑榮告訴記者,南京是江南文化中心,地處中國南北要衝,因此南京話在歷史上和周邊許多方言融合交流,除了揚州話,鎮江話、淮安話、甚至蘇南吳語中也有很多詞語,也被老南京方言採用,因此《廣陵潮》中“五花腸子六花心”這些方言詞語,也可以視為南京話方言。
  《老殘游記》里的“拿喬”
  劉士宏又為記者舉了幾個類似的例子。在晚清著名譴責小說《老殘游記》中出現過“拿喬”這個詞語。《老殘游記》第十二回:“不是躲懶,也不是拿喬,實在恐不勝任,有誤尊事,務求原諒。”“拿喬”這個詞,老南京人經常用,是擺架子,端著架子的意思,在《老殘游記》這段話里,也是這個語意。
  薑榮告訴記者,《老殘游記》作者劉鶚,祖籍鎮江府丹徒縣,1857年10月出生於南京的六合,幼年又隨父親移居淮安生活,因此在六合、淮安兩地的生活經歷對劉鶚的影響很大。劉鶚晚年曾經在南京浦口炒過地皮,並因此獲罪。這樣的生活經歷,決定了劉鶚對淮安、南京兩地的生活習慣和語言非常熟悉,在其代表作《老殘游記》中使用“拿喬”這個淮安話、南京話都有的詞也在情理之中了。
  在明代作家凌濛初《拍案驚奇》中也出現過兩個南京話詞語,分別是“下晝”和“推班”。凌濛初《拍案驚奇》捲十一中:“下晝時節,是有一個湖州姓呂的客人,叫我的船過渡。”捲十八中:“左右是一伙的人,推班出色”。“下晝”在南京話中一般寫成“下粥”,指下午三點鐘左右,吃“下午茶”的時間。而“推班”常常寫成“推板”,是“差一些”的意思。  (原標題:生於南京的劉鶚將“拿喬”寫進《老殘游記》)
創作者介紹

清潔打掃

ob50obhs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