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花銷售收入占桂發祥總營收的77%。圖/CFP
  搶先於狗不理包子,天津的另一個特色食品——桂發祥十八街麻花,出現在了IPO的排隊名單中。
  做麻花看似不起眼,但“具有品牌溢價能力”的桂發祥麻花,經濟效益卻十分可觀。招股書顯示,每賣出一公斤麻花,桂發祥可獲得27.66元的毛利潤。
  起家於天津,也難走出天津。過去一年,桂發祥每收入100元錢,有96元是來自天津市場。桂發祥決定利用上市去改變這種尷尬。它打算募資5.7億元擴大產能,開設門店,最終“輻射全國”。
  一方面,上市可以使公司“大展宏圖”;造富也是另一個繞不開的話題。
  招股書顯示,合計超過56%的股權,被5家PE和9位高管持有。如果上市成功,等待他們的將是數以億計的財富。他們持有股權的時間,不超過3年。那些堅守桂發祥10年的數百位內部職工,股權則在啟動上市前被清退。
  PE接手職工股
  假設桂發祥在今年成功上市,其股價維持在30元/股的話,那麼這5家公司所持股票的市值,將達到12億元。
  今年5月底,天津桂發祥十八街麻花食品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桂發祥”),披露招股說明書——這家成立近百年的“中華老字號”,吹響了上市的號角。
  招股書顯示,桂發祥擬登陸深圳證券交易所,募集資金5.74億元。
  2013年,桂發祥的每股收益為0.88元。7月24日,深交所中小板食品製造業的平均市盈率為34.29倍。依此計算,桂發祥的發行價或可達到30元。
  對桂發祥的股東而言,上市註定是一場財富暴增的盛宴。而從2011年開始,圍繞股權,桂發祥進行了一系列的安排和轉讓。因為按照中國證券法及中國證監會的相關規定,上市前持股職工人數超過200人的,一律不准上市。
  為了滿足上市要求,獲得相關部門的批覆後,2001年,桂發祥的前身桂發祥總店,改製為國有控股和職工參股的有限責任公司。330位內部職工以現金出資和工資結餘出資的方式,出資950萬元,占桂發祥總店總出資比例的45.2381%。經過多次增資,到2011年,323位內部職工的出資額已達到3710.976萬元,占比約49.48%。
  2011年8月26日,桂發祥集團召開職工代表大會,對內部職工股進行清理。這些股權被轉讓給5家股權投資公司。
  這5家公司分別是中信資本下屬的中信津點、中華投資,以及凱普德公司、海諧投資和海嘉投資。招股書顯示,內部職工股的轉讓價格為8.4元。5家PE拿下桂發祥49.48%的股權,共計耗資約3.12億元,合計持股約4118.5萬股。
  假設桂發祥在今年成功上市,其股價維持在30元/股的話,那麼這5家公司所持股票的市值,將達到12億元。也就是說,4年時間不到,PE可以從這部分接手自內部職工的股票中,斬獲3倍的收益。
  高管激勵或使財富增值
  吳宏是在2011年11月擔任董事和副總經理職務的。1個月後,他就“生逢其時”地趕上了高管激勵。
  清理內部職工股引入PE後,2011年12月,桂發祥又“緊鑼密鼓”地出台了《管理層股權激勵方案》。
  《方案》安排,桂發祥向作為激勵對象的9名高管,增發1250萬股。此次向高管增發的價格為每股2元。同時,股權激勵也設置了“2011年至2013年間,每年主營業務收入和扣非後凈利潤增長率達到20%”的考核目標。
  從招股書披露的業績來看,桂發祥過去三年的經營數據,均達到了考核目標。這也就意味著,高管所持的股份已沒有限制。
  此次高管激勵中,63歲的桂發祥董事長、總經理李輝忠認購750萬元的股份。後來經過折股,李輝忠的持股數量為832.4萬股。如果以30元的發行價計算,李輝忠的身家將達到2.5億元。
  而董事、副總經理、董秘吳宏的入股更引人關註。簡歷顯示,吳宏是在2011年11月擔任董事和副總經理職務的。1個月後,他就“生逢其時”地趕上了高管激勵。
  在此之前,吳宏的職務為食品開發公司的經理。這家公司由濱海木東廣告有限公司和桂發祥共同投資。根據招股書,2010年11月,濱海木東和桂發祥各自持有食品開發公司50%的股權;2011年7月,桂發祥的持股比例上升到70%;2012年6月,桂發祥從濱海木東手中接下了剩餘30%的股權,半年後,食品開發公司被註銷。
  這次股權轉讓的邏輯,令人費解。招股書顯示,食品開發公司並無實際經營業務,但為何桂發祥會作出趕在公司註銷前,斥資從副總經理吳宏手中全面接下股權?
  憑藉“精準入職”,吳宏在上市後身家將達到2800萬,而這筆股票的入手成本不到190萬。
  2012年9月,吳宏又被聘為董事會秘書。招股書解釋稱:“為完善公司治理結構,推動本次發行及上市工作,聘任具有相關工作經驗的吳宏為副總經理、董事會秘書”。而簡歷顯示,自2008年至2011年間,吳宏開辦了天津木東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和濱海木東廣告。這兩家公司的主業分別是軟件技術開發和廣告,均與麻花和證券行業毫不沾邊。
  26日晚間,吳宏通過郵件回應說,他與桂發祥有多年合作,“本人多年從事管理及營銷工作,有食品行業的相關工作經驗”。
  吳宏稱,他在“公司準備走向資本市場時加入公司”,“高管激勵方案既是對歷史的肯定,也是面向未來發展”,同時高管激勵方案已經獲得國資部門批准,“不存在其他原因”。
  吳宏還表示,食品開發公司股權的轉讓,系桂發祥規範公司治理的需要,“轉讓履行了國有資產評估、備案程序,不存在國有資產流失的情形”,後來的註銷,“出於公司發展戰略的考慮,與轉讓本身無關”。
  麻花毛利率高達6成
  桂發祥分析原因說,毛利率高的主要原因在於“競爭對手較少”、“定價能力強”、“在天津乃至全國具有較高的聲譽,具有一定的品牌溢價”。
  “起源於麻花,但不限於麻花”。桂發祥稱,公司擁有麻花、糕點、麵包、果仁等共計100多種產品。
  從經營數據上看,麻花仍然是桂發祥的核心產品。2013年,麻花銷售收入3.55億元,同期桂發祥的總營收為4.62億元。麻花的占比達到77%。
  與此同時,麻花的毛利率也相當可觀。去年,麻花3.55億元的收入,貢獻了2.09億元的毛利潤,摺合毛利率可達58.77%。
  具體來說,2013年,桂發祥麻花系列產品的平均銷售單價為47.07元/公斤,成本為19.41元/公斤。即每賣出一公斤麻花,桂發祥可獲27.66元毛利潤。
  桂發祥分析原因說,麻花的毛利率高,主要原因在於“競爭對手較少”、“定價能力強”、“在天津乃至全國具有較高的聲譽,具有一定的品牌溢價”。
  招股書顯示,2013年,桂發祥公司麻花車間的設計產能為4583噸,實際的產量為7748.17噸,產能利用率高達169%。而另一方面,其同期的銷量為7551.5噸,產量率為97.46%——這個數據可以說明,麻花產品極為旺銷。
  多元化發展坎坷
  桂發祥將“邁不出天津”的原因,歸結為“受制於產品產能的影響”。這家“百年老字號”,打算從股市中募資5.74億元,用來改變這種情況。
  從地域上分析,桂發祥極為依賴天津市場。2011年至2013年,桂發祥天津市場銷售收入在主營業務收入中占比均超96%。
  桂發祥將“邁不出天津”的原因,歸結為“受制於產品產能的影響”。這家“百年老字號”,打算從股市中募資5.74億元,用來改變這種情況。
  首先,桂發祥計劃拿出2.87億元,在天津的空港經濟區建設生產基地,擴大產能。
  與之匹配,桂發祥還擬投入3758萬元的募集資金,“優化升級營銷網絡”。上市後三年內,桂發祥將新建19個直營店,其中10家開在天津,其餘的分佈於北京、上海、石家莊、沈陽、西安等地。
  近年來,桂發祥還進行了多元化發展的嘗試。
  2009年,桂發祥購買了一座位於秦皇島北戴河的酒店。招股書稱,桂發祥購買該酒店,旨在“用做職工培訓中心”。後來,這座酒店也對外提供酒店餐飲服務。2013年,酒店賺了4400元。
  2010年,“為強化品牌推廣”,桂發祥投資1700萬元,合作拍攝了《九河入海》。這是一部意在呈現天津近代史發展的電視劇,不過“發行情況不夠理想”。對此,桂發祥在去年底對近400萬元的營收電視劇播放收益款全額計提了壞賬準備。而這相當於賣14.5萬公斤麻花取得的毛利潤。
  新京報記者 尹聰 天津報道  (原標題:桂發祥欲上市尋擴張天津麻花迎資本盛宴)
創作者介紹

清潔打掃

ob50obhsn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